• 蔡進在第六屆中國國際化工物流供應鏈峰會上的發言
  • 來源:信敏惠供應鏈
  • 大家知道中國物流與采購聯合會發布一個數據叫PMI,目前8月份PMI數據已經發布,從我們發布的指數情況看,中國經濟現階段發展的狀況是這么去把握的:


    一、PMI指數反映出來中國經濟的增速是比較穩定的,8月份制造業PMI指數是51.3%,這代表著兩個概念,(1)是在50%以上,說明中國的經濟還是處在一個景氣區間;(2)是它跟7月份比是回升的,回升了0.1個百分點,那表明中國經濟在平穩運行的基礎上是保持一個比較高位運行的。從我們所把握指數情況看,應該說中國的經濟今年保持在6.5%以上合理增長的預期水平應該是完全具備條件的。


    二、我們叫質量增,質量是回升的,首先從宏觀層面來講,經濟質量回升一個最重要的標志就是就業,無論是制造業領域的從業人員指數,還是非制造業領域從業人員指數都反映的是回升。特別是我們化工行業,8月份實際上是中國生產的一個淡季,天氣炎熱歷年都是這樣。我們在這么一個生產淡季的過程中間,我們的生產經營也好,市場經營也好能夠保持平穩,在這個基礎上實現了就業增長,反映出來整個宏觀經濟運行的質量是在提升的。另外一個方面從微觀上來講,反映出來的經營效益也是回升的,這個從一些問卷中也反映出來,特別是國家統計局7月份的數據反映出規模以上企業的利潤增長16%以上,財政收入也增長在2位數以上,所以企業的經營效益也非常好。無論從宏觀方面也好還是從微觀方面來講,中國經濟運行的質量是上升、增強的。


    三、經濟結構優。PMI指數涵蓋40幾個國民經濟的產業,我們把這40幾個國民經濟分為四大類。一類是高新技術產業,一類是高端裝備制造業,一類是消費品生產業,一類是原材料工業。目前這幾類行業都保持平穩的運行,但是增長最快指數水平最高的是高新技術產業。8月份高新技術產業PMI指數在53%以上,明顯的高于51.3%的平均水平,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講,中國經濟的結構、發展的結構在不斷優化,轉型升級過程中新舊動能的轉換步伐在進一步加快。


    自從中美貿易摩擦問題顯現后,國際也好、國內也好,相關部門都在關注這個問題,貿易摩擦對中國的經濟到底有多大的影響?從PMI數據來看,應該說盡管有著不確定性的因素,但是中國經濟這種平穩健康運行的大趨勢不可逆轉。中國經濟增長的這種黏性,這種可持續性,應該還是比較明顯的,原因就在于中國有一個龐大的市場,有14億人的龐大消費市場,有幾十萬億的投資市場,而且中國還始終保持這種對外開放、改革開放。所以說從這個角度來講,保持中國經濟的這種平穩事故的增長的趨勢,沒有變化,不可逆轉,這是我要講得第一個方面。


    第二個方面,在平穩適度運行的基礎上,中國經濟由高速增長向高質量發展的步伐及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在不斷深入。我個人覺得從去年開始進入一個新的階段,去年相關部門發了兩個文,大家可能都關注,一個是國辦的73號文,那個文件提出來“降低物流成本,服務實體經濟”,談得是降成本。一個是國務院84號文“關于推進供應鏈創新與實踐的指導意見”,這兩項文件中國物流與采購聯合會都有直接參與。


    這兩個文看起來沒有多大關系,實際上代表著中國經濟的轉型升級,尤其是高速度增長向高質量發展的這個轉型升級過程中最有標志性的兩個文件,它們之間有必然的聯系。為什么這么講?我們說由高速度增長向高質量發展,你的抓手是什么?從哪個方面體現你的高質量增長的內涵?最核心的就是通過降成本,這個抓的非常準。降成本是由高速度增長向高質量發展的一個核心內容。是現階段來講必須要抓的內容,我們說降成本降哪些方面的成本?無非就三個方面,(1)是勞動力成本,現在來看勞動力成本上升是不可逆的,降不了,只有升。(2)是原材料成本,像鋼鐵、石油等等這些。這些原材料它的不可再生性使得它有一種稀缺的特征,市場的價格雖然波動,但是波動的過程中間它的上升也是不可逆。(3)是生產、經營、組織過程中所形成的成本。我們把第三個生產、經營、組織過程中所形成的成本就叫做物流成本。不要說物流成本就是物流企業的成本,這個說法太狹隘了,應該是生產經營組織過程中所形成的成本。現在要說的降成本就是降的這一部分,只有把物流的效率提高了,成本降下來了發展的質量就能提升了。


    包括我們化工行業也一樣,我們也做了對化工行業物流成本費用率的計算,目前物流成本占化工產值的比例占到了11%,說白了就是你每100元的化工產值有11塊錢是物流成本。2017年化工行業總產值在16萬億左右,而運行物流成本是1.76萬億以上。那我們說做的最精致的是哪個國家?就是日本,它的化工領域物流費用率占5.5%左右,比中國少一倍,所以我們需要通過現代供應鏈的手段來推進這種生產組織方式的創新,把我們物流費用率降低和日本水平差不多,降低至少6個點或者是5個點。如果降下來,成果是非同小可的。國務院78號文,抓住了轉型當前中國經濟由高速度增長向高質量增長轉型升級過程中間一個核心點就是降成本。


    下面說說84號文,降成本怎么降?從宏觀層面來,降成本無非就三個途徑,(1)是結構優化,發展服務業就能把物流成本降下來。比如說美國在轉型升級過程中間服務業占GDP比率每上升一個百分點,物流成本下降就0.56個百分點。中國也一樣,從90年代開始一直到2016年我們也做了數量上的分析,中國服務業每上升一個百分點,你的物流成本下降接近0.5個百分點,所以說結構優化是降成本的一個重要途徑,但是你不能無限制的去發展服務業,比如說中國的服務業發展到60%是非常合適的。現在已經是50%左右,所以從未來來講,降低物流成本通過發展服務業或者是結構優化降低物流成本的空間已經很有限了,這是一個方面。


    (2)是從政府層面來講,減稅清費、降低稅費、清理不合理的收費、去掉一些煩瑣的這種審批程序等等來提高物流的效率,提高生產組織的效率來降低成本,這個方面應該說從國務院到各個地方都在做這個事情。現在最火爆的就是減稅,這個方面也能降成本,但它也不能夠無限制的下降。


    (3)是生產組織方式要更加有效率,更加有秩序及協同性,要通過生產組織方式的轉型升級及變革,通過這種變革來實現物流成本的降低,而這種生產組織方式的變革,就是要發展供應鏈。


    習近平總書記在十九大的時候提出,現代供應鏈是現代經濟體系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那就意味著要把供應鏈當做國家戰略來發展,不僅如此,我們也要將供應鏈融入到國際貿易中,融入到國際金融中,融入到國際的經濟發展和方方面面中。為什么這么講?我覺得有三個不可逆,從全球發展來講:(1)國際分工這種大趨勢不可逆。現在一個國家把汽車完整的生產一輛汽車不可能了,所以國際分工這種大趨勢不可逆。


    (2)在國際分工的條件下,全球的貿易自由化,貿易多邊化,這種大趨勢也不可逆,盡管有的國家搞單邊主義,但是這種多邊化和自由化是不可逆的。


    (3)在這種國際分工和貿易多邊化的這么一個大背景下,全球互聯互通的進程不可逆。


    這三個不可逆就要有一個東西去支撐它,那就是全球供應鏈。所以說中國發展供應鏈,不僅是對國內的轉型升級,也是通過發展供應鏈融入到全球的供應鏈體系中,來做出中國的貢獻,來發揮中國的作用。


    供應鏈是經濟轉型升級過程中間實現高速度增長向高速度發展的一個必由之路,是經濟轉型升級的一個非常重要的抓手。中物聯在不斷推進,今年4月份,包括我們中國物流與采購聯合會在內的8部門聯合出臺了供應鏈試點單位的通知,我們也非常高興看到恒陽集團成為了試點單位之一,我替恒陽集團感到驕傲。當然反過來,恒陽集團也承擔著一個非常重要的歷史使命,全國1000多萬家企業,只有這200來家企業成為了供應鏈試點單位,1000多萬家企業都在看著這200多家企業怎么做供應鏈,這既是驕傲的一件事也是使命重大的一件事,這也是中國在轉型升級過程中一個重要舉措。


    最后衷心的期待我們化工行業能夠以這次會議為契機,推動化工領域的供應鏈的創新和實踐,從而取得巨大的進展,謝謝各位。

    文章來源:中物聯?;肺锪鞣只?/span>

上一篇:

下一篇: 化工全體教師給你的108條忠告